<b id="2bvhd"><pre id="2bvhd"></pre></b>

    1. <acronym id="2bvhd"><pre id="2bvhd"></pre></acronym>

    2. <mark id="2bvhd"><table id="2bvhd"><acronym id="2bvhd"></acronym></table></mark>

    3. <track id="2bvhd"><ins id="2bvhd"></ins></track>
    4. 首頁 >> 醫療 >> 諾誠健華赴港IPO背后: 施一公領銜基金大佬加持,創新藥研發風險仍存

      諾誠健華赴港IPO背后: 施一公領銜基金大佬加持,創新藥研發風險仍存

      唐唯珂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2019-10-23
      諾誠健華也可以說是一家“明星”公司:明星醫療專家施一公,明星基金大佬股東,明星創新藥。但眾多“明星”因素加持之下,仍然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

      1-5d23fcca8e4ff

      10月17日,諾誠健華的IPO招股書在港交所掛網,由摩根士丹利和高盛擔任聯席保薦人。成為繼歌禮制藥、華領醫藥等企業之后,第21家向港交所遞交IPO申請的創新藥企業。

      自去年4月港交所發布未盈利生物醫藥企業新規之后,盡管破發潮屢現,試吃螃蟹者,尤其是創新藥企業仍“魚貫而行”。杭州阿諾生物醫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財務官方香生此前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港股市場面臨的最大的問題是融資能否可持續,而這對于正在開發新藥的藥企而言,又非常重要。

      公開資料顯示,諾誠健華是一家惡性腫瘤和自身免疫疾病藥物研發商,主要針對自身免疫性疾病和腫瘤疾病的患者提供檢查點抑制劑、抑制調節性T細胞和腫瘤相關巨噬細胞(TAM)調控劑等產品,還應用于實體瘤、胃癌、慢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及類風濕關節炎、系統性紅斑狼瘡等自身免疫疾病的治療。

      諾誠健華也可以說是一家“明星”公司:明星醫療專家施一公,明星基金大佬股東,明星創新藥。但眾多“明星”因素加持之下,仍然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

      眾大佬加持

      啟信寶數據顯示,2019年1月份諾誠健華獲得1.6億美元的B輪投資,由正心谷創資本領投,三正健康、益普資本、維梧資本、上海建信資本等跟投。此前,2018年初,其A輪投資由維梧資本領投,建信資本等跟投,金額為5500萬美元的融資。

      諾誠健華可謂含著“金湯勺”出生,在科研界和投資界都受到大佬們的青睞。

      招股書披露,其內部研發能力由全球知名的結構生物學家施一公博士及癌癥基因組學專家張澤民博士(諾誠健華科學顧問)提供支持。諾誠健華已分別與施一公博士及張澤民博士訂立獨家戰略合作協議。而施一公除了是諾誠健華的聯合創始人,還同時為諾誠健華的非執行董事,參與如策略等重大事宜的決策,也是公司的科學顧問委員會主席。

      華南某生物醫藥研發部人員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道:“科研人員將研究成果轉化為產品,這是在諸如美國、舊金山灣區非常普遍的事情,一定程度上促進創新落地,給予回報,但是創新藥企業尤其對于早期創新藥企業來說,無論是不是知名科學家加持,都難免面臨高失敗率的挑戰。”

      除了科研界明星加持,諾誠健華的三股東林利軍也為基金業大佬,曾創立匯添富基金并擔任總經理10年之久,隨后創立了正心谷創新資本公司,并擔任董事長。

      但根據招股說明書顯示,其也難逃創新藥企業巨額虧損的魔咒。招股書顯示,目前諾誠健華的產品尚未獲準進行商業銷售,尚未從產品銷售產生任何收益。自成立以來的各年度內,概未盈利并產生經營虧損,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及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經營虧損分別為人民幣3.417億元及為5.54億元,且截至2018年及2019年6月30日止六個月,經營虧損分別為2.794億元及3.219億元。

      商業化運營層面,根據披露,該公司目前正在廣州建造一個占地50,000平方米的生產設施用于商業化大規模生產,年產能為十億粒藥片,預期將于2020年第四季度完工并投入使用。該設施的設計遵守美國、歐洲、日本及中國的生產質量管理規范(GMP)規定。

      盡管創新藥投資熱一度成為2018年港交所新政以及科創板問世以來的熱點,但不可忽視的是,臨床藥物開發過程漫長、成本高昂,且結果充滿不確定性,前期研究和試驗的結果未必能預示未來的試驗結果。

      諾誠健華在募集資金方面,招股書指出正在進行和計劃進行奧布替尼治療B細胞惡性腫瘤的臨床試驗;奧布替尼治療自身免疫性疾病的臨床試驗;奧布替尼對于主要適應癥的注冊文件準備、推出及(待監管部門批準后)商業化。ICP-192及ICP-105正在進行和計劃進行的臨床試驗、準備注冊文件及潛在的商業推出(包括銷售和營銷);用作為管線中的六種IND準備階段的候選藥物的研發以及新候選藥物的研發及外部引進提供資金;分配用作營運資金及其他一般企業用途。

      創新藥企赴港熱背后

      創新藥企赴港上市自港交所新規出臺以來,給一批投資創新藥的投資人帶來了“上岸”的機會,但另一方面,市場也殘酷地用破發“教育”著生物醫藥領域的投資者。

      香港交易所2018年4月24日發布IPO新規,允許雙重股權結構公司、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港交所正式公布的《新興及創新產業公司上市制度》咨詢總結中稱,新上市規則于4月30日生效,正式接納相關上市申請。

      醞釀4年之久,也是近24年以來意義重大的港股上市制度改革正式落地。但4月份港交所主板開閘允許未盈利生物科技企業上市后,搶先試水的歌禮制藥、百濟神州、華領醫藥也都難逃股價破發“魔咒”。歌禮制藥在上市首日先升至14.9港元/股,后跌穿招股價至13.66港元/股;百濟神州首日開盤下跌至103港元/股;華領醫藥上市便跌破發行價8.28港元/股。

      此前諾思蘭德副總經理聶李亞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道,赴港上市,還是存在一些局限性。如已在香港上市的企業,兩極分化的現象也比較突出,一方面,好的企業,受到追捧的并不少,但差的、幾乎沒有成交量的企業也很多。不像在A股市場,一旦上市,并不缺乏成交活躍度。

      生物醫藥企業與生俱來的高風險基因,對于港股的二級市場投資人來說,“慎買”成為不得不關注的重心。

      據BIO等機構統計,全球進入臨床試驗的藥物中,能實現注冊上市的比例僅約10%;完成一期臨床試驗的藥物,能實現注冊上市的比例約15%。在歐美市場,成功滿足病人臨床需求的創新藥,回報頗豐。數據統計顯示,部分新藥在上市五年后即可實現高達60億元至100億元的年銷售額。

      回到中國市場,創新藥的回報情況也并不樂觀。新藥在中國上市后五年的平均銷售額僅為0.5億~1.5億人民幣,新藥研發經濟回報甚至為負。支付與流通環節薄弱導致新藥上市后銷售額增長緩慢,新藥創新的回報機制不足。

      就在上月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也對生物醫藥領域的破發潮做出正面回應。

      “去哪里上市,你得自己下決心。我的建議是看歷史數據、看知音。如果說,美國市場對你很知音,你可以選擇去那邊上市;如果你希望建立一個長期的融資板塊,一定是在香港;如果只想撈一把的話,就不用考慮上市問題了。生物科技是比較容易產生內幕交易的行業,而很多都是信息不對稱造成的。信息不對稱也造成了股價上上下下、大紅大紫。之后一旦股價下來,大家又會質疑有老鼠倉,最后會導致市場難有公信力可言。因此港交所也在讓大家不斷收風險、收風險,也讓大家清楚風險的邊界。”李小加表示。

      在李小加看來,香港市場作為國際市場,跟美國市場本質上是沒有區別的。美國市場是屬于機構高度發達的市場,是十幾個分析員能夠基本壟斷的市場,但那種壟斷是市場壟斷行為,不是非法的壟斷。而且他們又有強烈的自律,熟悉市場語言規則邏輯,對市場判斷有著一整套的邏輯。但香港市場尚未形成這樣環境,這需要大家共同努力,需要三到五年,或者五年到八年時間。

      從2017年開始,港股、A股相繼對未盈利生物醫藥企業打開大門,此后關于生物醫藥企業如何估值、一二級市場估值倒掛等有不少討論。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赴港上市的生物醫藥企業集中出現破發。

      生物醫藥類企業投資周期長,研發投入成本大,風險大,高風險伴隨高回報的特性使得其長久以來對資本市場存在極大渴望。對生物醫藥企業來說,處于創新研發階段的企業對資金需求較大,但又無產品上市,多處于非盈利狀態。資本市場一旦在政策方面有所松動,降低上市標準,對于那些亟需融資的公司以及渴望退出的投資人來說有著極大吸引力。

      “放眼望去對于一些國際大型藥企來說,一定程度上通過收購研發型企業而減少自身巨大研發投入也成為一種方式,這也成為生物醫藥領域投資頗有挑戰和魅力的事情所在。”前述華南生物醫藥研發人員說道。

      廣證恒生醫藥行業首席分析師唐愛金對記者說:“過去制約我國醫藥行業創新的因素主要有三方面,一是以藥養醫的體制導致劣幣驅除良幣,企業創新意識不強;二是過去的審評審批監管體制導致我國新藥審批時間過長、剩余專利期限過短;三是前些年創新藥的賺錢效應并不明顯。”

      題圖來源:圖蟲創意

      原標題:諾誠健華赴港IPO背后:?施一公領銜基金大佬加持?創新藥研發風險仍存


      相關標簽: 諾誠健華  
      0
      0
      發表評論
      loading...
      相關文章
      大香蕉大香蕉网大香蕉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