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wq0z5"></strike><object id="wq0z5"></object>
    <object id="wq0z5"></object>
    1. 首頁 >> 醫療 >> 2年回復14億字,“寫出”2122本新華字典,200多萬醫生究竟在丁香園做什么?

      2年回復14億字,“寫出”2122本新華字典,200多萬醫生究竟在丁香園做什么?

      韓璐 來源:21世紀商業評論 2019-10-21
      如果你是雞,請抓緊生蛋;如果你是蛋,請破殼而出!

      VCG41N837561666

      2019年8月初,平安好醫生董事長兼CEO王濤在準備公司業績披露會時,難掩喜悅之情。在互聯網醫療領域打拼5年后,他等來了重要的消息。

      “7月31日,國家醫保局公布了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2056號建議的答復,從政府公開信息中看到,互聯網醫療的收費細則正在制訂,初稿已經完成,終稿9月可能問世。這意味著互聯網醫療服務將逐步納入國家醫保報銷體系。”

      8月13日,上海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上海市互聯網醫院管理辦法》(下稱《管理辦法》),將于2019年9月1日起施行,有效期至2024年8月31日。《管理辦法》規定了互聯網醫院的診療細則、診療服務的范圍,以及監管部門的范圍與職責。

      互聯網醫療在2014年開局,其間起起落落。

      直到2018年4月,《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正式印發,提出允許依托醫療機構發展互聯網醫院。在實體醫院基礎上,運用互聯網技術提供安全適宜的醫療服務,允許在線開展部分常見病、慢性病復診。醫師掌握患者病歷資料后,允許在線開具部分常見病、慢性病處方。

      同年9月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布《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試行)》《互聯網醫院管理辦法(試行)》等文件,對開展互聯網診療、互聯網醫院提出了明確要求。細則出臺,意味著互聯網醫院概念不再局限于診療環節,診斷、醫生教育、家庭醫生、院后跟蹤等模塊在實踐中被引入互聯網醫院體系中,支付和付費環節也逐漸明朗。

      過去幾年,每一位互聯網醫院的從業者,都在試圖尋找回答,我們是誰?我們從哪里來,又該到哪里去?

      或許,答案就隱藏在持續的探索和最新的數據中。

      今年8月19日,中國醫師節當天,丁香醫生公布了一組銀川丁香互聯網醫院的數據。

      過去兩年,主要用戶通過丁香醫生App實現問診與健康咨詢業務,截至今年6月,累計服務超過5000萬用戶。其中平均響應時長15分鐘。問診服務累計回復14億字,相當于2122本新華字典。入駐醫生資源遍布國內超過300個城市,最遠醫患距離達到10596公里。

      不過,丁香園創始人李天天說:“距離真正理想的狀態,還很遠。”

      意外開局

      提供在線健康管理、問診、遠程會診、復診續方、隨診康復等服務的互聯網醫院,首先會在銀川這個西北城市發展起來,是很多人沒有想到的。

      2014年8月,第一家互聯網醫院——廣東省網絡醫院在兩個月后成立。一年后,微醫與桐鄉市人民政府聯合成立了烏鎮互聯網醫院。又過了一年,2016年2月,浙江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成立了浙一互聯網醫院。但試水期間沒有規范,對互聯網醫院的定義和作用,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沒人能說清楚。

      2016年,銀川成了互聯網醫院的試驗田。銀川市發布了《互聯網醫療機構監督管理制度》《銀川互聯網醫院管理工作制度》《銀川互聯網醫院管理辦法》等政策,讓互聯網醫療企業的目光聚焦于此。

      “第一次去銀川,聽政府部門和衛計委聊關于互聯網醫院的設想,我沒有想到試點會在銀川開始,不一定在一線城市,至少也會在杭州這樣對互聯網更敏感、接受度更高的區域。當時,銀川政府希望在互聯網醫院這個領域,占領高地,推動變革。”李天天說。

      正是因為資源稀缺,才有膽量做更多嘗試。李天天說:“在接觸銀川互聯網醫院之前,我覺得這個模式只是為了讓醫生有法律保障地實現多點執業,有更多陽光的勞動所得,只是由于中國醫療體系一直是個相對保守封閉的體系。”

      2017年3月,包括丁香園、春雨醫生等15家互聯網醫療企業集中簽約,進入銀川智慧互聯網醫院基地。這也帶動了其他地區,前后在國內建成了近50家互聯網醫院。

      在2016年至2017年間,李天天看到了互聯網醫院在銀川發展過程中的迭代,比如,“2016年,對于互聯網醫院的管理規范,有濃重的公立醫院管理制度的痕跡。2017年的管理辦法,對于藥師審核、數據安全、質量控制、考核標準都有了針對互聯網醫院的版式。在醫生多點執業后的晉升安排上有了規劃,很多企業提出的問題和想法,這些都得到了采納或是響應。”

      政策很快影響到整個行業與產業鏈。“大家認可互聯網醫院的存在,驗證了存在的合理性。在銀川之前,未曾有人定義過互聯網醫院。”從產業角度,互聯網醫院變成了名正言順的合法形態。從醫生角度,從原來灰色地帶得到了承認,可以在互聯網醫院的平臺上進行咨詢服務,實現個人價值。

      有意思的是,公立醫院對于互聯網醫院的熱情和關注度也被帶起來,從原本的輕視到主動歡迎。李天天是黑龍江人,本碩階段都在哈爾濱念書,不少同學已是當地醫院院長,那段時間經常有同學找李天天詢問,互聯網醫院如何把更多醫生聚集到平臺上,如何讓患者在離開醫院后還能與醫生和護士產生連接?

      不過,對于用戶和患者來說,什么樣的形式或者平臺不重要,哪里能得到可信賴的指導建議,能找到合適的醫生解決病痛,就是好的平臺。

      這種B端熱鬧,C端冷靜的狀況,也為互聯網醫院的浮沉埋下伏筆。

      探索真相

      動脈網在《2018互聯網醫院》的報告中,將互聯網醫院定義為互聯網醫療的2.0模式。從提供信息、在線咨詢等醫療周邊業務的1.0時代,進入以在線問診、開具電子處方為核心業務的2.0時代,互聯網醫院是對傳統醫療的盤活而非重建,改良而非顛覆。

      看病難,主要是因為醫療資源的分配不均和傳統醫療流程的無序,互聯網醫院可以優化醫療資源配置,再造診療流程,從問診、檢查、治療、開藥以及診后管理等各個環節進行改良。這也是互聯網醫院發展前兩年的主要業務范圍。

      目前,互聯網醫院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以公立醫院為主導、由服務商打造的綜合型互聯網醫院。以杭州浙大一院為例,2016年上線互聯網醫院,就診患者累計達4萬人次,為患者提供病理和影像會診超過2100例,在線審方1800多張。另外一類,則是互聯網醫療企業運營的互聯網醫院,從在線咨詢升級為在線診療服務。

      只是在復雜的醫療問題面前,政策出現了搖擺。

      由于暗含巨大的醫療風險,沒有線下實體作為依托,法律責任主體模糊,手抄方等行為難以得到監管,互聯網醫院被打入冷宮。2017年5月出臺的《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試行)?(征求意見稿)》和《關于推進互聯網醫療服務發展的意見(征求意見稿)》,要求撤銷此前設置審批的互聯網醫院、云醫院、網絡醫院,設置審批的縣級以上地方衛生計生行政部門。

      在商業路徑尚未清晰的時候,政策壁壘讓行業熱度陡然直下。

      有人從一開始就不看好互聯網醫療或者互聯網醫院建設。一位大健康產業的研究者告訴記者,2014年到現在5年時間,依舊沒有一個被證明真正可行的商業模式。即便是慢性病或者隨診復診需求,也是有需求場景而無商業化可能性。互聯網醫院的流量沒有意義,核心是咨詢,不是問診。

      以三甲醫院為核心建設互聯網醫院,是為了醫院自身的擴張。但是以互聯網平臺為主導的互聯網醫院,沒有這個可能性。上述研究者指出,不少互聯網醫療平臺都有估價賣身的計劃,只是因為價格問題很難談攏,“畢竟對于大公司來說,這不是有技術壁壘的項目”。

      在很多人眼里,互聯網醫療會成為分級診療的排頭兵,可在上述研究者看來,很多人沒有理解大醫院在分級診療中的真正訴求,“對醫院來說,最重要的是吸引盡可能多的病人,實現增收,而不是分流病人,實現減負,這與很多人理解的分級診療是相違背的。對于醫院來說,通過分級診療圈地的意義,遠大于分流病人”。

      不過,實際情況沒有那么糟糕,從業者正試著尋找最優解。

      一位互聯網三甲醫院的內分泌科醫生表示,互聯網醫院上馬后,門診量尤其是類似糖尿病這樣的隨診復方的人數明顯減少,因為可以直接在網絡開具處方,線下首診和住院治療的病種變得豐富,慢性病患者的隨診省力了。

      醫學背景出身的李天天,也明白其中的困難。如何讓互聯網醫院真正實現價值,是他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在可行路徑中,有一項生存原則是,“盡量遠離醫療核心”。

      這個觀念,和很多曾經打著要顛覆、要重塑醫療的玩家截然相反。

      退回到2011年,移動醫療剛興起時,李天天就說過醫療有時移不動。“我們不能夸大互聯網醫療的作用,當一個病人躺在醫院,互聯網醫療能做什么?遠程尋找專家這樣的事,一個微信就可以解決。互聯網醫院也遵循同樣的規律,對于危急重癥、疑難雜病、罕見病,互聯網能起到作用嗎?我認為能,但是價值很小,互聯網醫療的作用是以大健康為中心,而不是以疾病為中心。”

      李天天表示,所謂的大健康領域也包括了一些常見病、多發病,或簡單容易處理的疾病,比如臉上長個痤瘡,小寶寶長了濕疹,或者這個人壓根就不是病人,但她就是想問問醫生,“我聽說牛奶洗臉可以美白,請問是真的嗎?”??

      大量健康問題與常見病,并不需要大專家,一些工作經驗3~5年的主治醫師就可以解決問題。只是,用戶真的愿意為了一個痤瘡,為一次咨詢付費嗎?

      兩年內,李天天看到了變化,“第一,健康問詢是非常高頻的應用。大家在生活方面遇見的情況遠遠高于生病的頻率,昨晚沒睡好或者上火,皮膚干燥等,都會跑來問。第二,越偏向健康,風險越低,監管越少,服務也更容易標準化。”

      在李天天看來,越是對大專家、大醫院依賴度低的服務,市場化程度越高。越接近疾病,市場化平臺的價值與議價能力則越弱,供給也越緊缺。

      在大健康方面,用戶的付費意愿絲毫沒有減弱。李天天感嘆,為了解決臉上痘痘問題,為了解決寶寶吐奶問題,解決減重問題,大量課程購買與付費咨詢都頗受歡迎,“不只是一線城市用戶,醫療資源相對匱乏的二線、三線城市對于大健康的需求更旺盛”。

      千里之行

      圍繞大健康、遠離重疾的互聯網醫院,對醫生的需求截然不同。

      “公立醫院來做大健康的服務是走不通的。公立醫院沒有這種基因,更沒有這種能力。”李天天說,過去五年,丁香園實際上是在做教育培訓的工作,不斷篩選醫生,教育醫生,然后把他們培訓成一個能在網上寫科普文章,在網上回答患者問題并讓患者滿意的醫生,而不是排隊2小時,回答5分鐘,回答充滿著專業術語的傳統醫生。

      “很明顯,這兩年用戶的健康需求在迸發,但供給端顯然存量不足。一方面是數量不足,一方面是能力不夠。這不是拿錢燒補貼,做出一個可觀的用戶量就能解決的問題。”

      以丁香園為例,通過丁香醫生App和醫生交流,是基于線上一對一的隱私交流,有超過80%的醫生回答一個問題的字數超過300字,58%的醫生的回答字數超過500字。對于互聯網醫院醫生來說,并不是要蹦出腦脊液、非小細胞肺癌這樣的專業名詞,而是要讓一個三線城市的糖尿病患者知道——大米和紅薯哪個升糖更慢,外出旅游如何隨身攜帶需要低溫保存的胰島素。一個簡單的問題回復,需要分三部分答案,第一部分先回答問題,第二部分講科普醫學知識,第三部分進行情感的安慰和心理疏導。

      “丁香園最早是醫生服務平臺,全中國300多萬醫生,有210多萬人在丁香園平臺上,經常有人跟我說,你們可以發展得快一點,砸下去2億美元,拉上來2億用戶,跟你的醫生一對接,平臺生意就形成了。可在互聯網醫院,邏輯不是這樣的,到現在我們都是邀請制而不是開放申請制。”

      慢啟動,做扎實,能夠給用戶超出預期的健康服務,用戶的付費意愿是超出預期的。李天天說,在平臺上,有醫生原本想賺一杯咖啡錢,兩年下來,結果賺到了房子首付的情況,經濟效益并不差。

      醫療戰略咨詢公司Latitude?Health創始人趙衡表示,醫保指導意見的出臺,對于互聯網醫療行業的商業公司是憂大于喜。無論是報銷項目的線下化,還是支付價格的明顯限制,線上醫療服務已經沒有獨立發展的可能,只能依附于線下醫療機構。

      B2B之間的遠程醫療是可行的,現在的模式也是醫院對醫院為主。在美國能夠做起來是因為有商保支付,可在中國,線下醫療服務價格低,線上的定價天花板低,市場動力何在?

      趙衡說:“美國線下看一次病是160美元,線上看病一次60美元,轉化的動力就有了。”對于兒童、老人這樣的健康咨詢場景,由于太過低頻,很難被規模化。“需求會被滿足一部分,但是很難規模化,因為看病是偶發場景,永遠不能預測。”

      原本市場化發展的商業模式,在監管、醫保介入后,實際上又回到了醫療邏輯的老路,當中必然有企業與政策上的博弈與平衡。

      “互聯網醫院更合理的情況,是尊崇市場化發展的進程。國家醫保介入后,會解決支付和意愿問題。這當中勢必會有符合雙方利益最大化的共贏方式。”李天天覺得,其中會有平衡點存在,類似于藥企如今的帶量采購,以價換量,犧牲部分定價權換取更具規模的服務量級。

      當然,行業參與者也希望,對于創新事物,政策能識別預防風險,也該有更大的包容心,一刀切的禁令尤其應該慎重。

      “《管理辦法》規定,互聯網醫院不得首診,連最簡單的腳氣、痤瘡等都不能得到首診許可。明明知道問詢的是什么疾病,卻要繞著彎子不能說?”一位互聯網醫院從業者略顯無奈。

      “衛健委的政策,還是基于對醫療的傳統認知,沒有真正理解以健康為中心。很多常見病、多發病,其實互聯網醫院可以立刻給到意見,并不是所有疾病都需要抽血驗尿、心電胸片或者CT、磁共振才能看出來。”上述互聯網醫院從業者表示,探索創新過程中需要留一個口子,現在的確還有問題存在,例如疾病性質的梳理,質量管控的監督,但不代表行業應該停止討論。

      不過,事態總在螺旋上升中。

      最早離開體制創業的“微笑醫生”張強在朋友圈的一段話,成為很多醫療行業開拓者的心聲:中國醫療行業正在迎來一場看似撲朔迷離、實則堅定不移的變革。我們不要花時間糾結在“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上。如果你是雞,請抓緊生蛋;如果你是蛋,請破殼而出!

      題圖來源:GVC


      (編輯:譚璐)
      相關標簽: 丁香園  
      0
      0
      發表評論
      loading...
      相關文章
      大香蕉大香蕉网大香蕉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