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2bvhd"><pre id="2bvhd"></pre></b>

    1. <acronym id="2bvhd"><pre id="2bvhd"></pre></acronym>

    2. <mark id="2bvhd"><table id="2bvhd"><acronym id="2bvhd"></acronym></table></mark>

    3. <track id="2bvhd"><ins id="2bvhd"></ins></track>
    4. 首頁 >> 大公司 >> 永輝托大?

      永輝托大?

      Eastland 來源:虎嗅 2019-10-18
      2019年10月11日,麥德龍集團、物美集團聯合宣布——雙方就“麥德龍中國”控股權轉讓簽訂最終協議。

      1-5d1ae48f87b53

      2019年10月11日,麥德龍集團、物美集團聯合宣布——雙方就“麥德龍中國”控股權轉讓簽訂最終協議。根據協議,物美集團將在雙方設立的合資公司中持有70%股份,麥德龍集團持有20%股份。

      在對麥德龍中國業務的競購中,永輝的呼聲很高并進入了最后一輪競標。如今的結果難免讓人為永輝感到惋惜。

      不得不提的還有家樂福,早在2018年1月,家樂福就宣布與騰訊、永輝簽署了《投資意向書》。最終家樂福卻成為蘇寧囊中之物。

      在華外資超市因“水土不服”效益不佳,但口碑不錯而且每家都有強大的進口食品供應鏈。接盤外資超市的中國業務,對本土超市提升品牌形象、完善供應鏈大有益處。

      對于永輝的一再失意,外界猜測有三個原因:并購欲望不強烈,缺乏高端會員店運營經驗,顧慮文化沖突。所以永輝沒動力出高價與蘇寧、物美競購,便宜就先收著、太貴就由他去。

      對接盤外資超市不熱衷可以理解,缺席重慶商社集團混改令人感到意外。重慶與福建一樣,都是永輝的“大本營”。據悉市政府希望永輝能夠參與重慶商社混改。結果物美、步步高分別以70.75億元和15.72億元入股重慶商社集團,獲得打開大西南市場的“灘頭陣地”。

      不知永輝是否會因“托大”付出代價。

      “農改超”大贏家

      2001年4月,永輝超市有限公司在福州成立,注冊資金100萬。

      永輝崛起的關鍵是抓住了“農改超”機遇。

      農貿市場是露天市場的升級,即滿足居民買菜需求又解決部分人的就業,具有一定公益性。但農貿市場“散、雜、亂、差、臟”,連統一服裝、明碼標價都是奢望,跟不上現代城市的發展。

      2002年前后,武漢、福州、蘇州等眾多城市曾開展轟轟烈烈的“農改超”。比如武漢市提出“3年改造300家”。但起初積極參與的零售企業很快就沒了熱情,因改造投入巨大、運營成本又高,“算不過賬”。

      永輝摸索出具備價格優勢,同時能夠滿足消費者對購物環境、服務質量、食品安全要求的商業模式并實現跨地區經營(先后在福建、重慶取得成功)。站在我國“農改超”潮頭,永輝為消費者提供了升級換代的服務、貫徹了政府的規劃,使農產品從田間到餐桌的效率顯著提高。

      2002-2004年,永輝平均每年新開門店6家;2005-2007年,平均每年新開12家。

       2007年、2008年,永輝先后引入民生超市(投后估值約14.5億)、匯豐直投(投后估值超過50億)共計約5.65億投資(民生超市、匯豐直投分別持有擴大后股本的24%、6.97%)。

      2008年、2009年分別新開19家、45家。

      這個時期的永輝,營收規模隨門店數線性增長、盈利能力亦大幅提高。2008年營收56.8億、同比增長54.6%;2009年營收84.7億、同比增長49.3%。

      截至2010年6月末,永輝旗下門店數達135家(福建81家、重慶47家、北京5家、安徽2家),總經營面積86.6萬平米。

      2010年末,永輝在上交所首次公開發行1.1億股(代碼601933),發行價23.98元,募集資金26.4億,主要投入73家新門店建設。發行價對應估值為214億,較2007年上漲1375%,年均復合增長率145%。

      張軒松、張軒寧兄弟為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3.18億股,占IPO后擴大股本的35.66%,按發行價張氏兄弟身價為76.3億。

      所謂“已欲立而立人、已欲達而達人”,為“菜籃子升級”做出貢獻的永輝亦成為“農改超”大贏家。

      外延式發展

      1)營收高速增長期已過

      永輝時機把握得極好,剛好在增長勢頭最亮眼時完成IPO。2010年營收增速開始回落,2013年降至23.7%,2015年進一步降至14.8%。

      永輝營收增速下滑的背景是電商平臺日益重視生鮮品類,以大力度的促銷截流客源。值得注意的是,從2016年永輝營收增速小幅反彈到20%一線。

      2)外延式增長——靠開新店

      2010年至2014年,永輝每年門店數凈增40家左右。2014年末門店總數達到330家。2015年門店凈增數上揚到58家,其中42家開在福州、重慶、北京之外的其它城市。

      2017年是永輝史上擴張最激進的一年,凈增300多家門店,單店平均面積驟降至6510平方米。店小了,月坪效不升反跌,每平方米營業面積每月產生營收930元,較2016年下降29元。#一向保守的永輝嗆了一口水#

      2018年永輝迅速改弦更張,門店數首次負增長,單店面積回升到8650平方米的“正常”水平,月坪效960元、比2016年高1元。2019年H1月坪效1037元,較2018年同期增長1.1%(注:2018年H1、H2分別為1025元、902元)。

      福建、重慶是永輝的“大本營”,北京消費水平高,這三個區域曾是永輝的主攻方向。但是從2015年起,永輝把“矛頭”轉向其他地方。

      截至2019年6月末,非“閩、渝、京”門店數達505家,占門店總數的63.8%。2010年這個比例僅為5.1%,2014年達到33%。

      從95%的門店開在福建、重慶、北京,到60%以上門店開在消費水平相對低的陜西、貴州,永輝的月坪效竟然沒有下降,絕對應該點贊。

      最近10年永輝月坪效沒跌但也沒漲,每平方米營業面積每月1000元營收似乎成為“天花板”。比較合乎邏輯的解讀可能是:預期達不到某坪效門檻就不開店,已經開業的店如果低于某個門檻就關掉。

      專注做“食品供應鏈公司”

      身為“農改超”的大贏家,生鮮一直是永輝的強項。而且生鮮這個品類天然具有高頻、高復購特性,永輝試圖以“生鮮及加工”吸引客流 ,以食品/用品提升營收和毛利潤,此戰略意圖只實現了一半。

      2010年,食品銷售額46億、占零售收入的38.6 %;幾經返復,2015年食品銷售額234億,占零售收入的50%;2017年又滑落到49.6%。

      2010年,服裝銷售額10億、占總零售收入的8.3 %;2014年服裝銷售額22.6億,而在零售收入中的份額滑落到6.4%,2016年這個比例跌破3%;2018年,永輝稱“服裝業務占主營業務2%,并入食品用品部”,粗略推算銷售額為14億,占零售收入的2.1%。

      如果沒有將服裝業務并入,食品銷售占零售額的比例還是49.6%,與2017年持平。

      取消服裝銷售額單獨披露,表明永輝這方面的嘗試告一段落,將專注做“食品供應鏈公司”。

      重慶商社集團旗下最重要的資產是重慶百貨(600729.SH)。2018年重慶百貨營收、凈利潤分別為341億、8.3億。

      2019年6月,重慶商社對重慶百貨發起要約收購。由于中國不允許母公司、子公司同時上市,重慶商社私有化重慶百貨,意在為集團整體上市鋪路。通過混改引入物美、步步高,是這盤資本運作的“大棋”中的一步。

      連會員店都不想全力競購,花75億成為一家百貨公司的重要股東,有什么意思?隔行如隔山,服裝品類搞了近10年還搞不定,何談接手“百貨公司”?不若專注做“食品供應鏈公司”,把護城河挖得更深、更寬。

      永輝拒絕參與“大棋”的風骨值得尊敬。

      線下零售VS線上零售,誰利潤率高

      永輝營收按行業可劃分為零售業、服務業。服務業務收入主要來自供應商,促銷費、管理費、場地與設備使用費、倉儲服務費……可謂名目繁多。

      2018年,永輝服務性收入達49.75億,占營收的7.1%;2019年H1,服務業收入30.5億,占營收的7.4%。


      永輝的營收劃分方式與京東完全相同(2018年京東服務性收入近460億,占營收的9.9%),這給了我們比較線上零售與線下零售哪個利潤率更高的機會。

      或許有人認為電商沒有龐大線下門店,負擔輕,利潤率必然高于線下零售。電商沒有門店卻要通過其它方式獲客,流量成本越來越高。自營電商還要負擔把商品妥送消費者的成本。最終誰的利潤率高還不一定。

      最近十年,永輝毛利潤率穩中有升。2018年毛利潤156億、毛利潤率22.1%。京東利潤率經過五、六年攀升后進入“平臺”。2018年、2019年H1,京東毛利潤率分為14.3%、14.9%。看來永輝“贏了”。

      永輝等線下零售企業編制報表時,從營收扣除采購成本(含購買支出及需要承擔的倉儲、運輸成本)就得到毛利潤。賣場租賃、銷售人薪酬乃至保潔、修理、折舊都被列入銷售費用。

      京東的賣場是虛擬的線上平臺,永輝的賣場是租賃并運營的線下門店。為公平起見,比較京東、永輝毛利潤率時,至少要從永輝毛利潤中剔除銷售費用。

      京毛利潤也有埋伏——履約費用。物流及配送支出是自營電商必須負擔的成本,而不是可花可不花的“費用”。消費者從門店拎走所購商品永輝就算履約了,京東還有送貨上門的支出(覆約成本),這筆錢也應從毛利潤中剔除。

      永輝從毛利潤中剔除銷售費用得到“毛利潤*”,進而算出的“毛利潤率*”不及毛利潤率的三分之一。例如2018年永輝毛利潤率為22.1%,剔除銷售費用后毛利潤率*為5.8%。

      京東從毛利潤中剔除覆約成本,2018年“毛利潤率*”為7.3%,2019年H1為8.5%,均高于永輝。

      看來還是京東毛利潤率高,是否說明“自營電商毛利潤率高于線下門店”?

      還不能下結論!因為服務性收入毛利潤率遠高于零售業務、剔除該影響因素才能對兩家零售業務的利潤率進行比較。

      京東、永輝都沒有分別披露零售、服務兩類業務的毛利潤。只好假設服務收入毛利潤率為60%,然后在此基礎上進行粗略推算:

      2018年,京東服務性收入460億,占營收的9.9%。假設毛利潤率為60%,可貢獻276億毛利潤,占總體毛利潤的41.8%。那么京東自營零售業務毛利潤為384億、減320億履約費用,只剩64億,“真實毛利潤率”為1.5%。用同樣的方法可推算出2019年H1京東自營“真實毛利潤率”為2.3%。

      同理,2018年、2019年H1,永輝零售業務“真實毛利潤率”分別為1.5%、2.2%。由于有高毛利潤率服務性收入,永輝2018年、2019年H1凈利潤分別為14.8億、13.7億,凈利潤率分別為2.1%、3.3%。

      看似巧合的數據說明在充分競爭的市場環境下,經過近十年摸索,玩家的真實毛利潤率已高趨同,不管是純線上還是純線下。#只是低得可憐#

      孔子說“無友不如已者”,京東投資永輝、永輝接受投資,代表著線上、線下玩家之間的惺惺相惜。

      題圖來源:VCG

      原標題:永輝托大?


      相關標簽: 永輝  
      0
      0
      發表評論
      loading...
      相關文章
      大香蕉大香蕉网大香蕉视频